中超升班马们猛在哪?

“升班马,了不起!”这是很多球迷最直观的感受。本赛季中超联赛赛程即将过半,4支升班马球队均跻身积分榜前八位,武汉三镇更是以不败战绩强势领跑。随着这些升班马球队的强势崛起,中超整体竞争格局也被彻底改写。

米兰·里斯蒂奇已有20个月未返回塞尔维亚探望家人了。自2020年年初接过梅州客家的帅印以来,这名年轻的塞尔维亚教练,就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里斯蒂奇表示:“所有人都知道,想要成功,必须要付出,如果我回国一次,可能队伍的训练就不能系统地进行……”付出总有回报。本赛季至今,梅州客家取得7胜5平3负的战绩,力压上海海港,排名积分榜第七位。

领头羊武汉三镇的主帅佩德罗,同样在率队冲超后,放弃了回西班牙休假的机会,留在中国,早早地带队开始了冬训,以期为新赛季做好准备。他们的选择,展现出了很是敬业的职业精神,也收到了预想中的成效。

颇为巧合的是,这4支升班马球队,均选择留用了带队完成冲超任务的主教练。这一足够稳健的选择,也使得球队原有的战术打法得以延续。

赛季进行中,成都蓉城主帅徐正源曾因球队8轮不胜备受质疑,但俱乐部管理层选择继续信任这名韩国教练。徐正源没有辜负这份信任,他带队打破了难求一胜的尴尬纪录,取得一波五连胜。直到客场不敌山东泰山,成都蓉城11轮不败的纪录才被终结。随着球队找回赢球感觉,成都蓉城在积分榜上的排名也不断攀升,目前以27个积分排名第五位,距离排名第三位的河南嵩山龙门仅差3分。

升班马们的俱乐部经营状况,同样足够稳定。在当前大环境下,多支中超球队陷入生存危机,欠薪问题屡见不鲜。而没有“历史包袱”的这几支升班马球队,均属不存在欠薪问题的球队之列,这也在最大限度上保障了球队的竞争力。

此前,为了帮助梅州客家俱乐部推进股改,梅州市体育局在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为俱乐部召开了一场资源对接会。会上,梅州市体育局局长陈远洋很是自豪地表示:“客家俱乐部是一个有着优良基因的小孩,是一个纯朴的山里娃,更是一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少年,自建队以来,梅州客家的总投入不止十二三亿元,但目前没有任何一分钱的债务和欠薪。”

在身处动荡中的中国足坛,稳定,无疑是一支球队立足的根本。成都蓉城外援费利佩日前接受采访时就感叹,自己非常幸运能在成都蓉城效力:“成都相对于其他队是相对稳定的一支球队。我经常提到的一点,就是正规性。全世界的足球都有共同点,如果要让运动员发挥到最好的话,那就必须让他全身心投入到足球里,心无旁骛。”

刚刚关闭的这个“夏窗”,除了成都蓉城从日本球队千叶市原租借来了巴西前锋萨尔达尼亚,其余3支升班马球队都没有太多动作。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在赛季开打前,升班马们已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新赛季中超启幕前,这4支升班马球队均用足了5个外援名额。这其中,尤以签下“标王”斯坦丘的武汉三镇手笔最大。

从中冠到中乙,从中乙到中甲,从中甲到中超,武汉三镇用了四年时间,完成“三级跳”。为了提升球队竞争力,俱乐部管理在引援上不遗余力。上个赛季征战中甲时,武汉三镇阵中就已拥有邓卓翔、任航、耿晓峰、刘奕鸣等前国脚。奥格布、埃德米尔森以及中途加盟的马尔康,组成了令各支中甲球队甚为忌惮的外援三叉戟。彼时,就有人将武汉三镇称为“中甲恒大”。冲超成功后,武汉三镇同样不吝投入,不仅签下“标王”斯坦丘外援,还不惜重金引进了戴维森,戴维森也是那个“冬窗”身价第二高的新外援。在本土球员方面,武汉三镇接连签下谢鹏飞、高准翼、何超、邓涵文、刘殿座等强援。数据显示,在新赛季开打前,“冬窗”动作频频的武汉三镇,在德国转会市场上的球队总身价,已超越山东泰山,成为仅次于上海海港的中超第二贵球队。

事实证明,贵,确实有贵的道理。截至目前,马尔康以16球领跑中超射手榜,他的队友、新外援戴维斯以9球紧随其后。斯坦丘同样证明自己对得起“标王”名号,领跑中超助攻榜、关键传球榜。在本赛季中超第二轮比赛中,武汉三镇6比0大胜昔日豪门广州队。那一战中,斯坦丘完成了直接任意球的梅开二度。赛后,有媒体发出如是感慨:“看着武汉三镇,广州队满眼都是自己11年前的样子……”

6年后重回中超的浙江队,在新赛季揭幕战中,就给山东泰山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在与卫冕冠军的第二回合交锋中,浙江队爆冷赢球,拿到了三分。这支以青训扎实而著称的球队,在逐渐适应了中超的节奏后,稳步提升着球队的竞争力。绿城青训,是浙江足球的一张金字招牌。去年陕西全运会上,以浙江队青训球员为班底的浙江U20男足成功摘金,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绿城青训的深厚底蕴。

梅州客家的青训工作,同样做得足够扎实。被称作“足球之乡”的梅州,本就是中国足球的一座重镇。据梅州市足协统计,梅州乡镇一级足协有65个,占全市全部镇的60%,很多乡镇足协都组织了以村级单位为代表的乡镇联赛。山东泰山球迷非常熟悉的刘彬彬、谢文能,都来自梅州。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再加上俱乐部管理层的重视,使得梅州客家的青训工作开展得相当顺利。2016年,梅州客家进入中甲,俱乐部即开始着手构建完善的青训体系。截至目前,梅州客家已拥有8级梯队,包括日本外教在内,青训教练团队多达20人。

强势领跑中超的武汉三镇,青训开展得也是有声有色。武汉三镇的前身,是2013年成立的武汉尚文青训项目,由武汉本汇集团出资,与武汉市足协合作组建。执掌武汉三镇帅印的西班牙教头佩德罗,此前担任武汉尚文的青训总监。如今担任武汉三镇俱乐部总经理的方思龙,此前也是武汉尚文的负责人。接受《足球》报采访时,方思龙表示:“我们是一家以青训为根基,依托青训起家的足球俱乐部。俱乐部创立的初衷是为了促进武汉足球发展,同时为武汉足球留下人才,增加青年球员储备。通过近10年深耕,目前拥有11个年龄段的青训精英梯队,总人数400余人。随着青训项目的不断发展,梯队的孩子不断成长,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自我展现平台,2018年,我们组建了职业足球俱乐部。”去年年底签约拜仁的年轻门将刘邵子洋,就是武汉三镇培养出的球员。

固然,在中国足球进入凛冬的大环境之中,多支老牌球队身处困境,为升班马上位提供了一定的“便利条件”,但若因此忽视这些升班马球队自身的硬实力,未免有失公允。或许,从这些升班马球队身上,我们可以窥见中国足球重迎生机的某种可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